「春之頌-2017」觀後

首页    微信公众号    「春之頌-2017」觀後

老么 恆達舞苑HDA 2017-02-08

【有感而發】西雅圖今年的「春晚」市場很火爆,從大公司如微軟,到小村莊如我們村兒,還有中文電台的,中美聯姻協會的,大大小小的教會,林林總總的華人社區,只要是能豎起一桿旗子,拉起一干人馬,編出幾個節目,借到一個場地的,都不願錯過攜中國春節的春風給西雅圖的華人社區獻上一個個的新年祝福。

        李恆達領銜的華星藝術團此時自然不甘寂寞,它照例打出它的招牌並祭出它的王牌,既邀請國內外知名藝術家來西雅圖獻藝,又廣納地方諸侯,把旅居西雅圖的一些著名藝術家一網打盡,給觀眾傾情奉獻了又一道文藝大餐--- 《文化中國,華星閃耀「春之頌-2017」迎春文藝晚會》。

        以前的李老師,文化大餐只烹飪一道菜,他擅長並鍾情的舞蹈;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改變戲法,開始在「悠悠萬事,唯舞為大」後,在烹製文化大餐時,加了點兒歌聲,添了些戲曲,還輔之以琴聲;後來,他可能覺得,光是歌舞已經滿足不了日益挑剔的觀眾的口味兒了,他乾脆套用舞蹈中長袖善舞的技法,把雙手又伸向了武術、雜技和魔術。 2月3號和4號給觀眾呈現的「春之頌-2017」就是這樣一台讓觀眾各取所需並各有所愛的滿漢全席。

        也許是年歲漸長的緣故,我從來不掩飾我對「老」歌和「老」人的喜愛和偏好。董岱高歌一首《上海灘》主題曲,開門見山,就「浪奔浪流,萬里濤濤江水永不休」,音質高亢飽滿,寶刀未老;她和Tommy聯袂一曲《請跟我來》,不但讓我憶起當年聽到這首歌時的激動,也勾起我一個朋友許多年前聽董岱唱《蘇州河畔》的陳年往事。

*董岱演唱《上海灘》主題曲

*董岱和Tommy聯袂一曲《請跟我來》

        岳彩輪先生不愧是大師級別的藝術家,同樣是耳熟能詳的歌劇《卡門》中《鬥牛士之歌》片段,從他那大嗓門裡吼出來,那音色和旋律,好聽得不要不要的,難以想像世上如此動聽的聲音竟是從人那窄窄的嗓門裡擠出來的。

*岳彩輪先生演唱《卡門》選段《鬥牛士之歌》

他與施紅一起演繹《歌劇魅影》裡《All I ask of you》,唱得琴瑟和諧,款款情深,把觀眾帶入他們營造的浪漫時空裡。私以為,那些錯過這場晚會的人們最大的遺憾不是錯過了一次大飽眼福的精彩,而是錯過了親耳聆聽岳彩輪先生那天籟般歌喉的難得機會。

        我也毫不掩飾我對舞蹈的喜愛。獨舞《徽州情》那個俏皮如精靈的徽州小女子,一個人就把舞台攪得風生水起,是典型中國山水畫中「紅了櫻桃,綠了芭蕉」的潑墨寫照。

畢業於北京舞蹈學院民間舞系的周子鈺表演《徽州情》

        特別喜歡「煙雨潺潺」這個集體舞的色彩和編舞。我這個外行雖看不到編舞大師的匠心,但我看得到那開開合合分分離離的粉色小傘所呈現的繽紛和艷麗,也看得到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的隊形變幻所帶來的視覺舒適和美感。

*「煙雨潺潺」恆達舞蹈學院青少年班表演;編導:雷雨

        古人就曾說:「言之不足,故長言之;長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譯成現代大白話就是:說不清楚時就唱,唱不清楚時就跳。

        恆達舞蹈學院那些身材輕盈面容姣好的小姑娘們熱烈奔放的蒙古舞和新疆舞,詮釋的就是「舞蹈是言語表達的最高形式」這個道理。

*蒙古族舞蹈:《頂碗》

*新疆維吾爾族舞蹈:《鈴鼓舞》

        整台節目,精彩紛呈,可最讓我開心的是魔術《年年有魚》。曾獲國際最高魔術獎的于泊然在舞台上「賣關子」無數,把觀眾們看得一愣一愣的。你說,那些活蹦亂跳的魚和盛滿水的魚缸讓他給藏在哪兒呢?明明知道他使用的是障眼法,可眾目睽睽之下,最後讓他脫得只剩內衣了,那魚缸還是奇蹟般從他那魔毯中端了出來。明明知道上當受騙,可大家還是傻呵呵地為他鼓掌和歡呼,魔術的魅力,莫不在此!

*魔術師于泊然表演魔術《年年有魚》

        這台節目可圈可點的實在太多,王晶和陳凱古箏大提琴合奏的《漁舟唱晚》,是中西樂器演奏中國民樂的絕佳搭配;施紅的西洋歌劇《Think of Me》和高麗麗的中國民歌《美麗的心情》,都是飆高音,又都是個中翹楚;《常回家看看》男女生小合唱,把不能回家過年的海外遊子唱得心生戚然;老吳和張學濱的《一壺老酒》把自詡淚點較高的我也聽得老眼模糊。

*王晶和陳凱古箏大提琴合奏《漁舟唱晚》

*施紅演唱歌劇《Think of Me》

*高麗麗演唱中國民歌《美麗的心情》

*男女聲小合唱《常回家看看》

*吳金強和張學濱在民歌聯唱節目中演唱《一壺老酒》

        李老師在給觀眾端出了一盤盤精心製作的小菜兒後,最後以大合唱《我的中國心》煽情而又熱烈地收場。 「洋裝雖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國心,就算身在它鄉也改變不了,我的中國心。」一首被中國人唱膩並聽膩的歌在此情此景的場合猛然響起,熱血一樣往上湧。

*結尾大合唱《我的中國心》

        一夜笙簫後,曲未終,人已散。一台 「春之頌-2017」把觀眾的口味又提高一截。我擔心的是,李恆達下次又該率領「華星藝術團」以怎樣的「烹調技藝」來取悅於口味益發刁鑽的西雅圖觀眾呢?

 

攝影:Gary Gao and Zhihao You.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2019年8月19日 12:52
浏览量: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